周世菊
山西/大同
2.5万
访问量


单幅:00
组图:00
文章:00
评论:00
全部作品
儿子原来是个孤独症!再去看他这两年的成长过程,一些曾经让我们引以为傲的行为,曾经我们以为的可爱,却原来都是病症。回溯过去,点点滴滴都是伤心泪。


有一种孩子叫“星星的孩子”,承受着旁人无法探知的内心孤独;有一种家庭,因为患有“孤独症”的子女而陷入困境。这些孩子的外表并不特殊,却几乎从不与人交流,很多孩子长到两、三岁都未曾开口叫过爸爸妈妈。如何带领孩子走出孤独,并非单纯的医学问题,而是一个考验智慧、耐性与爱心的社会问题。

孩子们虽长得可爱,可是到两岁多了,都不肯开口说话,连爸爸妈妈都不会叫,家长就知道有问题了。到医院检查,他们都得到了同一个结果———孤独症。大多数家长们此前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词,但一旦与孤独症“结缘”,便陷入梦魇。今后,孩子无法正常上学,甚至连生活自理都存在困难。

孤独症又称自闭症,是一种先天性的神经系统疾病,具体表现为不与人沟通,行为刻板,有语言障碍,智力发育不均衡,严重的甚至会有自残或暴力倾向。病因在医学上还没有定论,一些研究认为,环境、污染、遗传等因素都会有影响。

“星星的孩子”如何走出孤独,融入社会,是考验社会观念与伦理的持久问题。

拍摄于2012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。



以上文字来源于《爸爸爱喜禾》 腾讯,在此表示感谢
2012-06-04 08:32
11
0
1026
人山人海中,寻找自己眼中的庙会
2012-06-03 08:21
0
0
529
张宏,40岁,两岁时得脑瘫,全身上下只有右手能活动,左手和下肢都失去功能,十八岁时父亲肝癌去世,次年父亲周年祭时,母亲肝硬化也离她而去。此时,妹妹和她相依为命,给她念小人书,帮助她慢慢学会自理,就在张宏慢慢接受一切、慢慢重新振作的时候,灾难再次降临这个已经残缺的女孩子身上,给予她莫大帮助的妹妹突遭车祸,也离她而去。妹妹在弥留之际,将姐姐托付给自己的朋友们,在朋友们的帮助下,张宏来到了康乐敬老院,敬老院的老板知道了张宏的情况后,欣然接收了她,虽然规模很小,效益轻微,敬老院还是免去了她几乎所有的费用,在敬老院里,张宏再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,敬老院工作人员无微不至的照顾,敬老院张老师以及杂志社编辑柴老师耐心细致的教她看书识字,她自己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学习敲击键盘打字,先后发表了20多篇文章。

张宏说,在这个世上,我想感谢的好心人太多太多,无以报达。

作为残疾人,我要自爱、自强、自尊,不怕苦难,力争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我是一颗小草——张宏。

2012-06-02 15:07
8
0
987
信仰
10
明心见性

全舍全得
2012-05-30 12:15
0
0
473
我钟情于大同的巷子,她幽深、静谧,富有老大同浓浓的地方风味.
多少次,我漫步于高墙细巷,穿梭于绵绵不绝的老街,仰望她的一砖一瓦、一石一木,那些富有历史遗韵的巷子,深深地吸引着我.四大街、八小巷、七十二条绵绵巷,蕴含着多少或淡或浓、或奇或巧、或爱或恨、或怨或忧、或妙或美的人文传说。西箭道上射箭噢噢,三道营坊兵喝马鸣,大十字街北凤台晓月、九仙庙街笙歌道乐。狮子街、大庙角、石人街、三元宫,人间万户捣衣声,烟云生息放飞歌。
林徽因曾赋诗纪念大同:
再别了康桥
留下了少女的眼泪
再别了大同
留下了才女的梦怀
那古城垣的凄凄青草
那龙壁的晚霞夕照
还有那云冈的反弹琵琶 和这小南街的叫卖嘈杂......
一起揽入了她的怀抱
悄悄的她走了
正如她悄悄的来


附:大同,首都之屏障、北方之门户,历代兵家必争之地。在历史上曾为三代京华、两朝重镇,在清代以前无不派名将镇守,既防外来侵略又保京师安危,被誉为“北方锁钥”。今日的大同,素有“中国雕塑之都”、“凤凰城”、“中国煤都”之称;并堪跻中国大古都之列。
本专题文字部分参考民俗学家赵佃喜老师的书籍资料,在此表示感谢
图/文 翱翔的猪
更多精彩 敬请关注
云中旧梦(二)
云中旧梦(三)
2012-05-26 10:37
0
0
508
城市显示了一种相互作用的方式,在其中,个人并非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人而为人所知,这就意味着至少一些相互作用是在 并不真正相识的人中间发生的; 城市要求有一种基于超越家庭或家族之上的“社会联系”,更多的是基于合理的法律。 每座城市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生活在其中、和它一起成长,记录他 记录我 ,留下彼此的记忆
2012-05-25 08:56
2
0
58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