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世菊
山西/大同
2.5万
访问量


单幅:00
组图:00
文章:00
评论:00
全部作品
10
2013-11-07 15:32
0
0
394
4月20日晚8点02分,四川省雅安巿芦山县发生里氏7级地震;4月21日晚8点02分,山西大同大学师生大约1000多人自发在体育馆东侧广场为地震灾区点烛祈福,传递哀思。
2013-04-21 22:52
9
0
521
还是那个村子s还是那方戏台s还是那场戏,不同的是演员和观众

每年都有不同地方的剧团来演出,虽然就地打铺,土豆s馒头,席地而睡,粗擦淡饭,里边有知命之年的国家级演员,有束发之年的刚刚入行的小伙子;虽然条件艰苦,他们还是认真为老乡演好每一场戏

台下的观众也行已经比往年少了很多,村里已经拆的七零八落,戏台后面楼房的霓虹灯已经闪烁,村子要消失了s

今年可能就是最后一次演出了
2013-03-29 21:23
1
0
476
今早开始,大风伴随扬沙袭击大同,天空一度由灰白变黄,能见度低,行走困难
2013-02-28 14:59
3
0
560
一年一度的考研大军,有的是为了继续自己的梦想,有的为了不至于毕业就失业,有点为了陪伴恋爱中的对方,有点为了感受一下这个过程................
今年准备从培训、自习、业余时间的生活等角度全方位记录今年的大同大学考研大军,不管抱着什么样的出发点,祝福他们!
接下来准备按时间的脚步将他们的奋斗过程逐步展现出来
2012-12-24 14:57
5
0
598
67岁

12年前出了一个家 入了一个家

您有家吗?此处是我家 到处是我家

您一个人在这里修行,孩子们常来看您吗?来也好 不来也好 他们的事

迷者为苦,觉者成佛

2012年12月1日于阳合坡村
2012-12-21 08:58
20
0
1245
小时候,一听到爆米花的吆喝声,

不管在家还是和小伙伴外边,

总忍不住

要缠着妈妈爆几碗,

玉米、大米、豆子、栗子等等 统统都可以放到那个小罐罐里

喷的一声响,香喷喷的米花就出来了,嘴角的哈喇子也早已流了出来

如今,几十年过去了,爆米花已很少见了

也许你来自长江之南 我来自长江之北

也许你来自城市 我来自农村

她却是我们共同的记忆
2012-06-07 09:28
2
0
620
儿子原来是个孤独症!再去看他这两年的成长过程,一些曾经让我们引以为傲的行为,曾经我们以为的可爱,却原来都是病症。回溯过去,点点滴滴都是伤心泪。


有一种孩子叫“星星的孩子”,承受着旁人无法探知的内心孤独;有一种家庭,因为患有“孤独症”的子女而陷入困境。这些孩子的外表并不特殊,却几乎从不与人交流,很多孩子长到两、三岁都未曾开口叫过爸爸妈妈。如何带领孩子走出孤独,并非单纯的医学问题,而是一个考验智慧、耐性与爱心的社会问题。

孩子们虽长得可爱,可是到两岁多了,都不肯开口说话,连爸爸妈妈都不会叫,家长就知道有问题了。到医院检查,他们都得到了同一个结果———孤独症。大多数家长们此前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词,但一旦与孤独症“结缘”,便陷入梦魇。今后,孩子无法正常上学,甚至连生活自理都存在困难。

孤独症又称自闭症,是一种先天性的神经系统疾病,具体表现为不与人沟通,行为刻板,有语言障碍,智力发育不均衡,严重的甚至会有自残或暴力倾向。病因在医学上还没有定论,一些研究认为,环境、污染、遗传等因素都会有影响。

“星星的孩子”如何走出孤独,融入社会,是考验社会观念与伦理的持久问题。

拍摄于2012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。



以上文字来源于《爸爸爱喜禾》 腾讯,在此表示感谢
2012-06-04 08:32
11
0
1026
张宏,40岁,两岁时得脑瘫,全身上下只有右手能活动,左手和下肢都失去功能,十八岁时父亲肝癌去世,次年父亲周年祭时,母亲肝硬化也离她而去。此时,妹妹和她相依为命,给她念小人书,帮助她慢慢学会自理,就在张宏慢慢接受一切、慢慢重新振作的时候,灾难再次降临这个已经残缺的女孩子身上,给予她莫大帮助的妹妹突遭车祸,也离她而去。妹妹在弥留之际,将姐姐托付给自己的朋友们,在朋友们的帮助下,张宏来到了康乐敬老院,敬老院的老板知道了张宏的情况后,欣然接收了她,虽然规模很小,效益轻微,敬老院还是免去了她几乎所有的费用,在敬老院里,张宏再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,敬老院工作人员无微不至的照顾,敬老院张老师以及杂志社编辑柴老师耐心细致的教她看书识字,她自己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学习敲击键盘打字,先后发表了20多篇文章。

张宏说,在这个世上,我想感谢的好心人太多太多,无以报达。

作为残疾人,我要自爱、自强、自尊,不怕苦难,力争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我是一颗小草——张宏。

2012-06-02 15:07
8
0
987
信仰
10
明心见性

全舍全得
2012-05-30 12:15
0
0
473
城市显示了一种相互作用的方式,在其中,个人并非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人而为人所知,这就意味着至少一些相互作用是在 并不真正相识的人中间发生的; 城市要求有一种基于超越家庭或家族之上的“社会联系”,更多的是基于合理的法律。 每座城市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生活在其中、和它一起成长,记录他 记录我 ,留下彼此的记忆
2012-05-25 08:56
2
0
586